Register now ! Login
主選單
內觀大師讚念長老的禪修法門
  Posted on Thu 25 Feb 2010 by RESP (6265 reads)

內觀大師讚念長老的禪修法門

 

林崇安

法光雜誌,245,2010

 

一、前言

 

193651,讚念長老出生於泰國南部洛坤府的鄉村,讚念長老的全名是阿姜讚念‧錫拉寫陀(Ajahn Jumnien Silasettho),中文舊譯為阿姜朱連。讚念長老的內觀禪修法門,在《當代南傳佛教大師》中雖有介紹,但這是Jack Kornfield(傑克‧康菲爾德)於一九七○年代的訪問,所述不多;讚念長老於20095月和10月開始訪問台灣,於法光佛研所、大溪內觀禪林、中央大學三慧社、古嚴寺等多處佛學單位,對各界人士講解他的內觀法門,使大眾對他的禪修方法有一初步的了解。以下將讚念長老來台所傳的一些內觀要點整理出來,給喜好禪修者分享。

 

二、基本觀點

 

讚念長老在各地指導內觀禪修時,是配合圖片來解說其理論和實踐。一些要點如下:

1)讚念長老在二十七歲修四念處得到突破後,便發現身內脈輪的不同功能:海底輪是欲界慾望的地方,初果(預流果)對此可以分明,但「欲愛」尚未完全斷除,所以在家者還會生兒育女。密輪是混濁於世間的五欲,讚念長老稱之為「世間輪」。臍輪為「禪定輪」,因為禪定由此進入,住此還不能開悟。心輪匯集過去生的種種記憶,十二緣起的流轉在此展開。喉輪以下是染污的世間,喉輪以上才是清淨的出世間,所以,修行的捷徑要由喉輪往上修,將識智從想蘊、行蘊分出,提升到眉輪,來照見五蘊,走在出世間的「中道」上,如此才是內觀的捷徑。

2)識智是純粹的覺知。開展眉輪的識智是內觀禪修的重點所在,經由正念→大正念→般若→般若智→解脫智,依此次第證得出世間的道果。大正念,是指識智在眉輪上穩固安住,能迅速覺知內外之法;般若,是指覺知內外諸法都是無我;般若智,是指能持續覺知諸法的無我,最後生起解脫智,從貪瞋痴的三火中解脫出來。所以,整個內觀禪修的過程是:由「正念」提升到「大正念」,由大正念生起「般若」,由般若生起「般若智」,由般若智生起「解脫智」。

3)讚念長老認為立禪和行禪較容易培養出大正念。觀照時,先修立禪:以識智觀察身內的四大(地、水、火、風),特別是風大使身體動搖;接著觀察全身的白骨、肌肉、內臟、皮膚,看清內身和外身的無常、苦和無我。繼續以行禪(經行)不斷照見全身的白骨以及受蘊、想蘊、行蘊等都是無我,最後達到放下對五蘊的執著。坐、臥之時,也是同樣觀照。

4)欲愛、有愛、無有愛等三愛是苦的因,一般凡夫生起貪、瞋的發展過程是:

A欲愛→有愛→喜歡→貪心。

B無有愛→不喜歡→不滿→忿心→瞋。

5)讚念長老非常重視證果的檢驗:要由能否透視色身,以及在根、塵接觸的當下,內心生起喜歡和不喜歡的程度來嚴格判定。讚念長老認為,初果(預流果)、二果(一來果)、三果(不還果)和四果(阿羅漢果)透視色身的能力有所差異。當禪修者能透視體內白骨等,可以容易破除「身見」,證得初果;進而以大正念或識智看透別人都是如同沒有皮膚,自然不會生起喜歡、不喜歡的心理,因而可以斷除細的欲貪和瞋,證得第三果。第四果斷除了微細的欲愛、有愛、無有愛。初果和二果遇到不喜歡時,只發展到忿心就停止了。如果會發展到生起粗的貪心和瞋心,那就不是初果和二果。

6)修行者一開始對「色身」的內、外的照見,要非常落實,要以大正念的識智,如實看清自己內身(肌肉、五臟等)和外身(皮膚)的苦,才能真正達成厭離,並破除身見;許多修行者由於沒有如實照見自己的內身和外身,因而迷惑於外色而不能破除身見。

7)修行的終點,是超越善業、惡業、不動業。禪修者平時、靜坐和經行時,要將識智提升到眉輪,培養出大正念,才能使心走在中道上。禪修者擁有大正念時,安處在眉輪的識智不被想蘊和行蘊的習性所牽引,所以能在根、塵接觸的當下,不生起喜歡和不喜歡的心理,止息了三愛,並能真正走在「中道」上。

8)有三層次的眼睛:第一是肉眼,看到外在的形形色色,內心跟著生起貪瞋癡,是「世間的眼」。第二層次的眼睛是以識智觀照身心的無常和苦,最後觀照到無我,成為「出世間的眼」。第三層次是「涅槃的眼睛」,進入涅槃境界,照見五蘊皆空。內觀禪修是由第二眼到第三眼。

9)讚念長老發現心有四特性:如猴子般不斷動,如嬰兒鬧,如鳥兒飛遠處,如幡隨風飄動,所以對心不去控制使之不動,因而生起大安樂,對一切法也不再執著了。這就如同六祖慧能所說的:「惠能沒伎倆,不斷百思想。對境心數起,菩提作麼長。」

10)讚念長老指出,有四種定:a剎那定,如誦經而得的定。b近行定,如觀入出息等,還不穩定。c安止定,由觀入出息等而入定,是四禪八定的根本定。d出世間定,是超越四禪八定的定,是八聖道中的正定,是內觀的定,此定具有大正念而能去除煩惱。

11)讚念長老常對學習者引述《阿含經》來說明內觀禪修的原則和方法,例如,《轉法輪經》、《無我相經》、《燃燒經》。觀照內身、外身和直接透視身體可以參考佛陀在《大念處經》中所說的:

 

「諸比丘!猶如兩口之袋,填進種種穀物,即:稻、粳、綠豆、豆顆、胡麻、糙米,具眼者開解之,得觀察:『此是稻、此是粳、此是綠豆、此是豆顆、此是胡麻、此是糙米。』

諸比丘!如是比丘於皮覆包充滿種種不淨物之此身,觀察上至頭髮,下至蹠底,[]:『於此身有髮、髦、爪、齒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腎臟、心臟、肝臟、肋膜、脾臟、肺、腸、腸間膜、胃、排泄物、膽汁、痰、膿、血、汗、脂肪、淚、淋巴液、唾腋、粘液、關節液、尿。』

如是,或於內身,觀身而住;於外身,觀身而住:又於內外身,觀身而住。或於身,觀生法而住;於身,觀滅法而住;又於身,觀生滅法而住。尚又智識所成及憶念所成,皆會『有身』之思念現前。彼當無所依而住,且不執著世間任何物。」

 

這一經文的譬喻明確指出,具眼者要直接看到對象,而不是推理或想像。讚念長老認為證果者要能透視身體,他這一檢驗是具體而嚴格的。

 

三、內觀禪修的指導

 

近期讚念長老在泰國和國外的禪修指導,是以連續幾小時的內觀開示,引導學員們當下體會並直接證果。所以,學員們聆聽長老開示的當下,就是禪修。長老的泰語錄音開示很多,但已經整理成文字的很少,以下是他的內觀指導的片段:

 

1)我們的經行是跟著八聖道的經行,不是一般的經行。佛陀說:「如果世上有人修八聖道,世上就會有阿羅漢。」八聖道是唯一的道路。

2)經行之前,要先站著。現在把我們的腳合併起來。先提升我們的正念在眉間的識智,而後往下察覺我們身體裡的風大。如果風是從下往上運行的時候,我們的身體會往前傾,我們會控制身體不往前倒。如果風是從上往下運行,我們的身體會往後仰,我們會控制身體不往後倒。如果風在我們的腸裏運行,我們的身體會左右搖動。我們不能控制身體讓它完全不動。以前長老喜歡控制別人,但是發覺到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,怎麼能控制別人呢?同樣的,我們也不能一直控制自己的念頭。一旦發現不能控制,長老便捨棄了對身或心的控制,或者想擁有它們。現在我們察覺到我們不能控制身體的動搖,它就是一種「無常」;如果站很長的時間,就發現身體的「苦」,我們不能控制它,因為它是「無我」的。

3)接著,我們依次觀照我們雙腳的骨頭,從我們的腳趾到我們的腳跟,這是一段。從腳跟到膝蓋,這是一段。然後從我們的膝蓋到我們臀部的髖骨,這是一段。然後順著脊椎往上觀照我們背後的骨頭。再往上觀照我們整個頭骨,包含牙齒等。然後,觀照我們兩個肩膀的骨頭,接著從我們的上臂、下臂一直觀照到我們手掌的骨頭。然後,再察覺到我們的正念安住在第三眼或是眉輪,以眉間的識智往下察覺我們整個身體的骨頭。觀照骨頭,就能夠生起智慧。

4)接著,我們開始經行:觀照我們的腳,觀照腳的骨頭在移動。當我們攝心在我們的骨頭,就是一種「戒」。當我們一直觀照我們的骨頭,就是一種「定」。正見是知道骨頭在移動或者在經行而已,不是「我」在移動或在經行。正思惟就是知道只有骨頭在移動,骨頭是無我的。正語就是對自己說:「只有骨頭在經行而已,骨頭不是我」。正業就是我們正在進行著經行的禪修。正命就是能觀照我們的身體只有四大組合而已,在生活作息中,只是骨頭在移動而已。正精進就是不斷地勤於經行。正念就是銘記不忘我們正在經行。正定就是沒有任何的妄想,只是一直安住於骨頭。這樣的經行便是走在唯一的道路,這是八聖道的經行。走在中道就能達到解脫。觀照我們的骨頭,觀察到只有骨頭在走,不是我在走,就能夠生起智慧。

5)現在觀照我們的「肌肉」包著我們的骨頭,如果只有骨頭是不能移動的,當我們的神經、肌肉包著骨頭它才能夠移動。現在我們觀照我們的神經、肌肉。肌肉是四大組合而成的,它是一種法界而已,這樣觀照就能夠捨除我們的身見或者薩迦耶見。捨除就是放下的意思。當我們能夠以正知正見觀照的時候,自然會放下的。薩迦耶就是身的意思。我們觀察我們的身體,然後就自然的把它放下,接著就能夠除掉我們的「疑惑」。觀照我們的肌肉它是一種生命,這是正命。不斷地觀照肌肉包著骨頭,這是正精進。時時銘記不忘我們的肌肉和骨頭,這是正念。再進一步能夠觀照到,不管是肌肉和骨頭都是無我的。以前我們是小孩子,現在長大變成大人了,然後變成老人,我們必定是苦的,必定是死的。這樣,我們對生命就不應放逸。我們的經行就是走在八聖道,這是唯一的道路。

6)現在觀照我們的「皮膚」是生生滅滅的,生了就滅,滅了就重新生出來。皮膚也一樣是無我的。能夠觀照到無我的時候,我們的識智就走向涅槃了。

7)一般凡夫的經行,不是在八聖道經行。修行者的經行要走在八聖道裏面,觀照到骨頭在經行,肌肉在經行,皮膚也在經行。經行時,我們的皮膚,包含頭髮、毛、爪、齒,都自然的移動,這是外身。內身就是我們的肌肉、五臟六腑,它也是在移動,不是「我」移動或者「我」在經行。我們經行是為了捨除我們的薩迦耶見或身見。觀照到我們的骨頭是地界而已,它不斷地在走動。肌肉是一種法界,皮膚也是一種法界,我們的頭髮、我們的毛、我們的爪、我們的牙齒、我們的皮膚,是不斷的在移動。

8)當我們具足八聖道,就能夠息滅三愛。經行時,如果不想移動,這是「非有愛」;如果想得到舒服,這是「有愛」;貪愛我們的身體,這是「欲愛」。在我們正念的觀照下不讓三愛生起。我們的經行只是一種盡責任而已。不是我在走,它只是身體,它有它的責任,我們經行就是跟著「無我」在經行。

9)以第三眼的識智來觀照我們的身體,正念會慢慢增長,然後開始有「般若」。經由不斷的隨法觀照,不斷的產生智慧,能觀察到真正的實相,我們的「般若」轉成「般若智」。再不斷的隨念觀察,就可以生起「解脫智」,達到解脫。

10)當我們起心動念,對過去、未來打妄想,我們就直接觀照我們的心,覺知起心動念的不是我,妄想煩惱不是我。如果我們的心是常的,它就不會起心動念,我們觀照到我們的心也是無常的。我們所觀照的法也是無常的,不斷的生滅、生滅。我們要注意,不要讓身心帶我們處於苦中,我們是要超越苦的。

11)我們的感受是有的,可是沒有所謂的「我」在感受。知道走動,可是沒有「我」在走動。色是無我,受是無我,識智也是無我。

 

四、結語

 

讚念長老的內觀法門要求在行住坐臥中,使識智安住於眉輪。「能觀」的是眉輪的識智;「所觀」的是五蘊皆空、諸法無我。不論行住坐臥,時時觀照,這便是禪修。禪修時,依次生起正念、大正念、般若、般若智、解脫智。從聞、思、修的過程來看,依次是知、見、修、捨離、解脫。是否證果,要由生活中嚴格自我檢驗。生活要與佛法結合,行住坐臥中不離三學、七覺支和八聖道,時時應用慈、悲、喜、捨四無量心,以及欲、勤、心、觀四神足,即學即用,達到知行合一,這樣便是走在中道上,這樣便是「生活即禪修」。

 

 

 

Index :: Print :: E-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