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gister now ! Login
主選單
讚念長老的禪修經驗
  Posted on Fri 21 Jun 2013 by RESP (2673 reads)

南傳內觀大師

讚念長老的禪修經驗

 

林崇安

(法光雜誌,第285期,2013.06

 

 

一、前言

 

泰國南部高僧讚念長老的全稱是「阿姜讚念‧錫拉寫陀」,在《當代南傳佛教大師傳》一書中,譯為阿姜朱連,他年紀大後,泰人稱之為隆波讚念,意為「讚念長老」。1936年,阿姜讚念出生於泰國南部洛坤省。20歲時,阿姜讚念於洛坤省的納里巴地寺出家,接著在寺旁墳墓苦修七年。27歲到洛坤省的猜那寺參加阿姜達摩答羅大師的禪修,得到突破。他曾經多年在夏安居後到泰國邊界各處行腳,參訪二百位修行有成的高僧,因而熟悉聲聞道和菩薩道的修證狀況。他的足跡遍及歐美以及東南亞各國,一生有許多傳奇的故事,他一方面以慈悲心到各地救苦救難,一方面以智慧傳授滅苦的內觀法門。長老喜歡分享他的禪修心路歷程,以下是長老20歲到27歲時的禪修經驗,今整理出來給大眾分享。

 

二、在墳墓修行的經驗

 

阿姜讚念小時候就對佛法非常有信心,並且一邊學一邊修,從20歲出家到27歲之間,在墳墓修行七年,這期間跟許多師父學習,換過很多法門,每種都全心投入專修一二年,修不成就時就換另外一個。他精勤地用功,可是為什麼不能成就呢?出家的第一年,阿姜讚念開始觀照五蘊。這是依據佛陀時期一位比丘的修法,這位比丘觀照「五蘊是魔」而證得阿羅漢。阿姜讚念修後,內心越來越穩定、越來越寧靜,不斷生起身輕安、心輕安,住於禪定,以為是證到阿羅漢果了。其實打坐的時候,心是住於臍上「禪定輪」;在站著或經行的時候,識智就移到「喉輪」,從「意法」來觀察「心輪」,心中非常寧靜,因為煩惱處在「有分心」的狀態而不起作用,就以為自己是阿羅漢了。可是出定後和人講話時,還是會從心輪生起煩惱,經由六根生起「欲愛、有愛」,也會生起還俗的念頭,想著:「我到年記大時再來出家吧。」所以,當時阿姜讚念觀察五蘊沒能成功,於是換成觀察六根。當阿姜讚念觀察六根、六塵的接觸,心進入空。由於執著空,沒有煩惱生起,以為是阿羅漢了。過了大概一年,遇到境界時還是起了瞋心,因為「無有愛」生起了,心被無明控制,會生起瞋恚的心理。於是阿姜讚念再換另外一個觀察十八界的法門。在打坐的時候,很快就進入到空,沒有任何的相,可是遇到境界時又生起了欲貪。那時候他的一位師父還俗了,這位師父還俗後卻不想聽法。阿姜讚念觀察十八界沒能成功,於是換成另外一個法門,就是觀察名法和色法:眼睛和所看到的色是色法,而眼識是名法。耳是色法,聲是色法,而耳識是名法。鼻是色法,香是色法,而鼻識是名法。……如此觀察名法和色法,這樣觀察了一年,心越來越靜、越來越空,觀察到內在或外在只有心而已。觀察心輪的起心動念,就會把它分成色法和名法,以為自己證得阿羅漢了。那時候,另一位以前熟識的女生來請阿姜讚念還俗,他心中又生起了欲愛,雖然出家之前有厭離心,可是這時心中動了百分之九十想還俗的念頭,那時貪念很大,他覺察到自己的心還是凡夫,馬上回到墳場,依著屍體來觀。如果不淨觀觀不成,一定會還俗。當阿姜讚念依著屍體來觀,看著屍體的相,聞著屍體的臭味,還有蛆蟲,所以心就靜下來。觀成不淨的時候,看到別人就像屍體一樣,觀到那位女生也變成了屍體,心就離開貪念了,又以為自己證得阿羅漢了,但是過了不久還是生起了貪念。

阿姜讚念也練習當年流行的觀察腹部起伏的禪法,他的正念非常強,肚子膨脹的時候清楚地覺知,縮小的時候也清楚地覺知,膨脹時見到生相,縮小時見到滅相。當時的師父教導大概一個月,阿姜讚念就學完了,到了「行捨智」的時候,他告訴師父說:「我可能成功了。」師父說:「修習完十六觀智,可以證到初果,證到初果以後,你可以自己去修。」阿姜讚念就去自修,前後約二年的時間來練習,以為證到阿羅漢了。那時身體非常輕,就去檢驗自己真正的可以飛嗎?他走到河邊,站在河岸往前跳,一跳就掉到河裡,一抬頭就清醒過來了。那時過去的煩惱一個一個冒出來。這時知道不能這樣自修,還是要依師父來教導。後來阿姜讚念也認真學習觀察體內水晶球的禪法,修到擁有能夠治病等多種能力。以上是在納里巴地寺墳墓苦修六七年的經驗。

 

三、在猜那寺的禪修經驗

 

到了出家第七年,阿姜讚念去猜那寺禪修,當時達摩答羅師父在此教導如何修八聖道,把心住於中道。師父說:「如果八聖道不集中成唯一的道路的話,就不能進入聖人的果位。」阿姜讚念聽了十四天,但是還沒有真正去修八聖道,只修舊有的法門。那時,猜那寺有比丘和八戒女總共一百多位。第十四天早上阿姜讚念面對樹木禪修時,聽到一個女孩子騎機車跌下來的聲音,轉頭看到她的紅色內褲,一看到的時候,心中立刻生起了欲貪,想看內褲裡面是什麼。由於貪念很強,從中午十二點一直到晚上,紅色的禪相始終無法消失。後來阿姜用智慧破除這一貪念,就是轉紅色為「十遍處」中的「紅遍處」,並將「紅遍」擴大、變寬,變成像卡通裡面阿里巴巴坐的魔毯,自己坐在上面飛行,飛到全世界,坐在毛毯上飛是一種樂的感受,他將紅毯觀在前面,不久這一紅色禪相就消失了。此時阿姜讚念知道以前所修的還是沒有成就,下定決心要實際練習八聖道。他一早就向達摩答羅師父請求說:「我聽聞了八聖道的法,可是還沒有真正的練習,現在我要在禪堂練習,最少七天,在這期間不用飲食,到了第七天請師父來小參,如果七天不成就的話,我要繼續修七個月。」

師父說:「你先把七天修好。聽說你從小開始訓練,也在墳場修習了七年,所以你就去修吧。」

阿姜讚念就把禪堂關起門,告訴自己如果不成功就不出關,就像閉生死關一樣。但是如何把八聖道的法集中成唯一的道?要從修四念處開始。阿姜讚念首先觀「身念處」,當時禪堂非常的悶熱,全身像火烤一樣,感受很強,觀察感受非常清楚,當下覺察受念處的所緣,心中一生起散亂不安的時候,就覺察心念處的所緣。在法念處裡面,就覺察五蓋。當阿姜讚念正在觀察將八聖道集中為一時,五蘊魔非常激烈,然後煩惱魔轉成一位女生在門外說:「阿姜!你年青英俊,不用這麼辛苦,請你出來,你的威儀很好,你走路托缽很莊嚴,我想看你。」這聲音要阿姜讚念走出禪堂,他當下覺察到內心有了貪愛,就直接觀察心中生起的貪愛,這是五蓋中的貪愛生起了,會喜歡所緣,想看到、知道。阿姜讚念以大正念來觀照,任何煩惱一生起,就直接觀照無常、苦、無我,這些煩惱生起太多了。他想到佛在《轉法輪經》所講的「眼生、智生」,知道法眼一定是在上方,就把識智提升到上方。識智在眉輪的時候,不跟心在一起,可以清楚觀察到心,可以觀察到過去修行錯誤的地方。阿姜讚念也看出為什麼當初自己想還俗回家?因為心住於「海底輪」的時候,會起欲貪、會想異性,心住於「世間輪」的時候,會追逐五欲,因而想還俗,結果身是比丘而心是凡夫。心住於「禪定輪」時,以為證到阿羅漢了,其實只是住於世間禪定而已。他也發現到「想蘊」所記錄的過去事情都存在心輪,接著「行蘊」起了造作,有了福行、非福行、不動行:福行造作心識投生天界,非福行造作心識下生惡道,不動行造作心識生到梵天。心走在中道的時候,就會觀察到煩惱的運作。當八聖道集中一起,觀察到有極端的二邊,一邊是「欲愛、有愛」的樂行,一邊是「無有愛」的苦行。觀察到四念處集合起來只有正知和正念,把煩惱集合起來只有二個,就是貪和憂。由「欲愛、有愛」發展變成貪,由「無有愛」發展變成憂,以正知和正念來觀照就可以把貪和憂滅除,稱做「除世貪憂」。當觀察到八聖道都集中在一起,心就清淨了。雖然煩惱還會生起,可是心不黏在煩惱。用識智來觀察海底輪的時候,也不會生起煩惱,只見到生生世世的輪迴過患。見到世間輪的煩惱造作有很多的過患。見到有修禪定的人迷惑在禪定不能進入涅槃。在心輪見到五取蘊執著身心以為是我。

當阿姜讚念由心念處轉到法念處時,就找到中道和八聖道,走在中道便發起智慧,捨去兩邊極端,不偏左不偏右,可以一直往前。把心走在中道,過去的好或不好都不要,過去就過去了,像一部車子開過一樣,未來也不要,只是保持當下,處在大正念。正精進像四個輪胎一樣,不斷的往前走,司機如同正念。正定是心不動搖,不讓車子走錯路。路的左邊是樂行,從「欲愛、有愛」開始,發展成貪。右邊是極端的苦行,從「無有愛」開始,發展成不喜歡、不滿、忿、瞋。開車不小心就會轉到左邊,左邊就有了欲愛、有愛。如果轉到右邊,就有不喜歡、瞋恨。所以依著念覺支來觀照。念覺支有了,有擇法覺支分別清楚善、惡,看到「行蘊」的造作,還有五取蘊,會執著「我、我樂、我不喜歡、我苦」,或者心非常散亂,或者執著身體以為我要死了,或者執著法念處的五蓋。所以依著擇法覺支,會觀察到善惡、好壞非常清楚。接著有精進覺支,非常的勇猛,在八聖道就是正精進,不斷努力,不讓放逸生起。此時四念處、八聖道、七覺支是一起的。不斷這樣的觀察,煩惱消失會生起喜覺支。喜覺支消失的時候,轉成身輕安和心輕安的輕安覺支,而後進入定覺支,也是八聖道的正定,它是如如不動,接著進入到捨覺支,就是平等捨,把一切都放下,心處在解脫的狀態,不會執著哪一種法、或黏著哪一種煩惱了。八聖道具足時,念覺支、正念是具備的,正定或定覺支是具足的,就像蓮花不沾水,心不會被黏著。當眼睛看見色的時候,觀察到無我,從無我進入到空。耳朵聽到聲音的時候,心不會黏著在聲音,就進入到空。鼻子聞到香味,不會黏著。舌觸味的時候,也不會黏著。身體碰到所觸也會超越。意觀察到法的所緣,也不會黏著。在四威儀中,隨時隨地這樣觀察,只有放下,只有保持正念,只有無常、苦、無我。

阿姜讚念觀察中道時,先由坐,再站,再行,再臥,在四威儀都住於中道,這時清楚地看見無常,從無常轉到苦,苦轉到無我,觀察到色身、感受、心與法都是一聚一聚的,很清楚而沒有黏著。心走在中道,看到「行蘊」在造作,捨去喜歡與不喜歡,只有「覺知中的覺知」。從「覺知中的覺知」退出來,就觀察到旁邊有「欲愛、有愛、無有愛」等三愛,但心不去黏著。整個白天和整個晚上都保持中道來觀察,看見生起三愛會落入兩邊,就不想住於三愛;看見「行蘊」不斷造作會產生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煩惱。將清淨的識保持在中道,想蘊不斷生滅但不執著想蘊,見到感受但不執著感受;見到色身的四大,但心不黏著四大。識清淨就會覺察到五蘊是苦,見到苦生起、苦滅去;觀察到貪瞋癡的三種火而不被燒;觀察到煩惱,但心不被煩惱黏著;觀察到世間,但不被世間綁住,如同蓮花不沾水。所以識就自在了。心走在中道,就是「無時」:沒有時間的限制,是隨時隨地的自在。一進入真正的中道就沒有所謂的形式,那些形式不重要了。阿姜讚念本來是想先修立禪而後修經行,可是此時沒有四威儀的差別了,可以隨時隨地自然地觀照,可以張開眼睛,開放六根自然地接觸六塵。過去七年,阿姜讚念對威儀非常嚴謹,現在一進入中道,智慧生起了,就自然觀察到,真正要嚴謹的是心不要被貪、憂綁住,讓識智處在「無時」,沒有時間,沒有日月,也沒有過去或未來,只是當下。當識智走在中道,這時可以有二條路來累積功德,第一是走聲聞道證阿羅漢,第二是走菩薩道於未來成佛。

最後,阿姜讚念就出關,向達摩答羅師父報告說:我現在是這樣的現象,沒有四威儀的差別,在行住坐臥當中都是保持中道。

這時達摩答羅師父雖在猜納寺教導禪修,但是他要去曼谷附近蓋廟,所以他要阿姜讚念留在猜納寺指導禪修。他集合弟子們,告訴大家如果有禪修的問題可以問阿姜讚念。因而阿姜讚念開始在猜納寺指導禪修,他那時才27歲,看起來像小沙彌。阿姜讚念原先打算在猜納寺只教一年,然後行腳到印度,等到40歲再回來教比較好,沒想到達摩答羅師父離開一年回來時,發現禪修的人越來越多,就說:「你就繼續指導吧!」然後又回去了。

 

四、結語

 

阿姜讚念在猜納寺指導禪修二年,有些人見到了法。當時從各地有很多人來問法(例如,清邁的阿姜通等)。接著他到泰國南部素叻省,用九年的時間化解反叛軍的問題,而後到甲米省的回教部落,改善當地居民的生活,同時蓋建了「老虎洞寺」,於此建立僧團;夏安居時,指導上百位比丘和200位八戒女修習內觀法門。其後應邀到馬來西亞、印尼、歐美等國處理災難事件和傳授內觀,一直到今。

Index :: Print :: E-mail